左右春秋

非人非鬼

【降谷零中心向】消愁(上)

●老规矩,我摆烂

●不爱,请别伤害

内容有自定义场景





【当你走进这欢乐场】
踏入公安卧底培训机构前,一对幼驯染略带稚嫩的脸上,还带着向梦想更进一步的喜悦。

【背上所有的梦与想】
卧底培训结束后,他们并肩走出培训室,那眼神——锐不可当。

【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】
疯子和狂徒在酒厂齐聚一堂,个个心怀鬼胎。

【没人记得你的模样】
意气风发的五人合照,随着时间流逝,纸质变黄,他的脸逐渐模糊。

【三巡酒过你在角落】
角落里的人死已喝醉,手上动作却不停。
“信息已发送。”
他睁开眼睛,眼里毫无醉意。

【固执的唱着苦涩的歌】
从明亮的带着少年一起的紫色眼眸启,像电视剧一样,一帧一帧的连续流动着,停留在历经沧桑,深邃而包容的紫色汪洋里。

【听它在喧嚣里被淹没】
雨声喧嚣,他狼狈地抹把脸,疲惫地苦笑,他又一次遍体鳞伤立于狂风暴雨中,只是这一次,不会有人再为他处理伤口了。

【你拿起酒杯对自己说】
“我的恋人,是这个国家。”

【一杯敬朝阳】
他注视着夕阳下嬉戏的孩子,舒展开眉眼。

【一杯敬月光】
他注视着月光下曾一起勾肩搭背,现已一个个魂归故里的伙伴们,轻轻阖眸,掐灭了烟头。

【唤醒我的向往】
梦里乌鸦四分五裂,警校组里已确认死亡的四人,在樱花树下正向他招手。

【温柔了寒窗】
月光凄寂,他想起了曾经的理想和那个盛夏。

【于是可以不回头地逆风飞翔】
一双大手无情擦去降谷零的痕迹,在其余四人的笑脸上画了四个大大的红叉叉,而在他们的包围圈中,站立着微笑的安室透。

【不怕心头有雨】
“zero。”
他回头,露出一双闪着粼粼波光的紫色苦海。

【眼底有霜】
一声惊雷乍响,照亮他微颤的双手,挺直的背和如炬的目光。






未完待续有生之年系列

【清明特供if线】[序]黑K死亡if线

      “这就是结局了吗。被识破了啊。”那混沌的触手倒映在玻璃球般无机质的眼珠里,一寸一寸接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他妄图我沉沦。

        啊……是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斗”,她在喘息,“快走”,她在抖,她好痛,她在哭……救她救她救她救她救她救她救她救她——“看看,无能的你,什么都没挽留下,”恶毒的笑意伴随着汹涌澎湃的恶意如排山倒海式将他淹没:“你害死了他们,你是个扫把星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快斗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快斗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笨蛋快斗!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开始轻轻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好无能,总是这样。好想见他们……他们会做得更好吧。”作为普通人的我啊,一直在哭泣呢……我……救不了她。视线逐渐模糊,将混沌拖入更混沌之中。我……又哭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青子啊青子,我连你的遗体都守护不了……我啊,真是没用啊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要去见你了,你……可以原谅我吗?

         我轻笑一声,消散在空中。纵然我的灵魂终将湮灭,请允许我做最后的挣扎。我拼尽全力咬碎感应器,引爆声轰然炸响。成功……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 不,他毫发无伤。我的眼神疲惫而绝望,却又疯狂而欣喜。青子,我要去见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只有这样吗,”他微笑着叹息,言语却冰冷,“那就做我的傀儡,这样才能让你的才能发挥到极致啊。”他猖獗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又开始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……晚安

        ……真的,真的好想……再见你们一面。

【2022柯同清明活动】[莱涉]难言

上一棒@天才美少女荼年年 

下一棒@FUNI弗 


●稀巴烂,你最好阅读前做好心理准备

●善用左上角退出键

开放式结局

接受批评,不接受辱骂

●抱歉,因为写得太垃圾被人吐槽而摆烂了,以后会重修

●接受写作指导,欢迎大家提建议。

如果看到了最后,且正闲暇,请为它添上你爱的结局。无论是be是he,你喜爱就好。


至此,祝阅读愉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到底是谁在渴求谁在疯狂谁在悲鸣谁在彷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晚春时节,樱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盛开的樱花在阳光中临风而舞,湛蓝的天空是它的背景,绽开它粉红的花裙。在绿树掩映下,仿若春之使徒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佐川,还是要谢谢你陪我过清明节。”他眼角弯弯,蕴含着纯粹的喜欢。只是涉这个字,在他心里弯弯绕绕一大圈,却被甜蜜地咽了回去,像一个桃色的秘密。


   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佐川涉轻轻摇头,眼神疲惫而温柔。


        但……常年的卧底生涯总会留下某些难以磨灭的痕迹,比如满身的狰狞伤痕,血色硝烟的杀气,以及沉寂的眼。他明明如淹死的鱼,像恐高的鸟,似怕鱼的猫。那这温柔究竟是谁的梦与疯狂?


       “不,这对我很重要。我……离开家乡很久了。”回忆起一路的跌跌撞撞,乐与苦却都淡然了。


       遇到涉和消失组织的重要性,似乎只有一线之差。消灭组织最重要,其次……就是遇见涉。他笑意温软,丝毫不像组织成员,却像站在光里。


     “所以你陪我过家乡的节日,我很高兴。”


       更高兴的是,今年,全员存活。


       他温柔的注视着难得放松的佐川涉,涉,你的努力终有回报,你看,今年的清明节多美啊,正所谓——“石门樱绽竞鲜鲜,挚友同行信有缘。香萼一春开七日,瑶英满目醉千年。”


       佐川涉发怔地看着眼前的樱花雨,他回头望向樱花雨里的江莱,江莱笑意盈盈地注视着他……像从前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说不清是谁先迈步,只是在此刻将甜美的心紧紧相贴。


       黑伞落地声被落樱悄悄吞下,怀中茉莉发出不满的呻吟。

     “他们在漫天灿樱下拥吻。”


       两人气喘吁吁的分开。


       佐川沉默地后退一小步,他状似安然自若地偏头看樱花雨,嫣红的耳尖却悄悄“叛主”。江莱偷瞥一眼,笑眯眯地舔了舔唇角某个人恼羞成怒后获得的“战利品”。他不偏不倚地向前踏了半步,伸手拂去佐川涉肩头烂漫着的樱花。


       他们并肩看樱花雨,谁都没有开口。江莱突然转身,向佐川涉凑去。他们呼吸交融,距离近得仿佛能听到心如雷鼓的心跳声。


       江莱知晓时局紧迫,时机难待,于是他难得从容,将怀里的茉莉花轻巧别在佐川涉染血的衣襟旁。然后后退两步,左右瞧了瞧,满意地歪头笑了笑,又冲佐川涉温和而克制地眨了眨眼。


       佐川张了张嘴,又皱着眉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明知故问,太犯规了,莱。


       他视线偏转了一瞬,向江莱仿佛凝固的笑沉默了半响,低声应答(轻轻应声):“……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江莱才仿若放下半颗心一样,真心实意地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但现在还不是放轻懈怠之时,黑色乌鸦还未四分五裂,何况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,留给他们的时间,并不多。于是他们缱绻地交换了一个缄默的吻面礼后,他们不再停留,他们不再眷恋,他们分道扬镳,各自奔赴自己的战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
       他们都已不再是少年,也许因为畏惧离别,害怕牵连,爱意总难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起,离别时从他削瘦的指尖滑落一朵六瓣樱花,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接,落入手心后才发现其中一瓣已经脱落,颤微微地落地,风一吹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来,那樱花明明美丽而脆弱。……我竟没有多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樱花落下的速度,是每秒5cm,我该用怎样的速度,才能与你相遇。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涉,告诉我吧。你一定不会死的,一定是这样的,对吗?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我竟然看见了墓碑上的花,那细弱的茎叶,那是洋桔梗。
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


       






       哦豁,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看到了最后。既然这样,只有碎碎念给你们。还有还有,我是背景补充党,认识一下,之后背景会补上


      最近在迷茫,写作风格也在摇摆,所以如果有想法的话,请给我一些评论,支持也好,批评也罢,我都会好好看的。所以请给我留言吧,非常感谢。祝所有看见这篇文的小天使“自由”,

愿你登高台,愿你摘清月,

愿你抖落一身灰与嘈杂的流言,归来依然

是张扬热烈的烈焰。

愿你此生兴致盎然,烟火灿烂。

执光:

【2022.4.4——2022.4.6】2022柯同清明72H活动终宣


谁沉眠地底

留下孤独坟茔

四月的雨啊

是哪个徘徊人间的幽灵

遗落的泪滴

又是哪个不甘的残魂

枯守着回忆


柳随风舞

风筝飘飞

暖融的天光里

是友人们的笑语

谁带了青团

谁又带了鲜花

青团留给活人

鲜花送别游魂

盒子外的友人笑容明媚

盒子里的故人沉默不语



主催:@执光 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

文案: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

宣图制作:@人间犹欢 @Alina影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可能会有的烟雾弹(薛定谔式掉落)

@池余无柒(看到我请叫我滚去码字) 

@心愿之间 

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

@执光 

@执笔落山河 

@看什么看哒洗你 

@筇奕➿ 

@田启白野 


———

参与人员:

4月4日

00:00 @六号渡口   安室透中心/联动 

01:00 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   信繁中心 

02:00 @SELACUARY    黎渊中心 

03:00 @执光    卢黎 

04:00 @愿意用将棋沾芝麻酱吗    联动 

05:00 @心愿之间    水岛中心 

06:00 @池余无柒(看到我请叫我滚去码字)    佐川中心 

(惊喜掉落)06:26 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   黎渊中心 

07:00 @轧豆茶    警校组中心 

08:00 @风之语(一个努力日更的孩子)    联动

09:00 @Marc Brandy     新海空if   

10:00 @八声夜啼     松涉 

11:00 @燕喜团子🍡    景涉 

(惊喜掉落)11:07 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   松田中心 

12:00 @落雨淋漓    松江 

(惊喜掉落)12:07 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   降谷中心 

13:00 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   佐川中心

14:00 @夏枯草茶    佐川中心

15:00 @明初maki    联动

16:00 @雪雅   零涉cb

17:00 @倚山观澜     红琴

18:00 @律野矢    联动

19:00 @不知沐    池琴

20:00 @透酱-岚瑟    凉宫中心

21:00 @Anchor安卡    佐川中心

22:00 @霁月    佐川中心

23:00 @渝遗    红黑/安室透中心

———

4月5日

00:00 @T.and.T    佐川中心

01:00 @Alina影    论坛/池内绘理中心

02:00 @Caol Ila.    黎江

(惊喜掉落)02:07 @艾尔菲斯    源千穆中心

03:00 @Criterion    联动

04:00 @墨蓝衣    联动

05:00 @水榭有木    爵泽

06:00 @奶猫阿绿绿    松涉cb

(惊喜掉落)06:26 @执光    黎渊中心

07:00 @天才美少女荼年年    联动主松江

08:00 @左右春秋    莱涉

09:00 @FUNI弗    那月中心

10:00 @Chivas    联动

11:00 @尽橪    佐川中心

(惊喜掉落)11:07 @人间犹欢    萩松论坛体

12:00 @八声夜啼    松江

(惊喜掉落)12:07 @人间犹欢    小泉光中心

13:00 @落雨淋漓    黎渊中心

14:00 @T.and.T    松涉

15:00 @克系歌王格赫萝丝    境白夜中心

16:00 @且听风吟.lan    联合

17:00 @au与Bacardi    佐川中心

18:00 @人间犹欢    佐川中心

19:00 @彼时末岸(开学失踪ing)    佐川中心

20:00 @沅戏    南凌中心

21:00 @甜砂橘    联动

22:00 @Marc Brandy    江夏中心

23:00 @昭苏【被困学校中】    松涉

———

4月6日

00:00 @九叶百合    琴穗琴

01:00 @羽涅空青    东野南泽cb

02:00 @奶猫阿绿绿    佐川中心

03:00 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   社恐/秦早

04:00 @柠.    江夏水仙

05:00 @饺子枝    松江

(惊喜掉落)05:17 @心愿之间    联动

06:00 @夏枯草茶    阵清

07:00 @泠鸢柒    江莱中心

08:00 @时维槐序    神谷中心

09:00 @彼时末岸(开学失踪ing)    佐川中心

10:00 @八声夜啼    江涉

11:00 @奇奇怪怪    联动

12:00 @一只瓜子鼠    千穗理中心

(惊喜掉落)12:07 @饺子枝    联动填词

13:00 @心愿之间    水岛中心

14:00 @浅仓慎司    联动

15:00 @鲸落    信繁中心 

16:00 @池余无柒(看到我请叫我滚去码字)    阵清 

17:00 @饺子枝    涉江

18:00 @SELACUARY    佐川中心

19:00 @柠.    津岛修治中心

20:00 @陈八角    信繁中心 

21:00 @依维格兰斯草莓酒    社恐/秦早

22:00 @半杯酌酒    联动 

23:00 @六号渡口    自救/安室透中心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活动将在4月4日0点开启,请关注tag:2022柯同清明活动

本帖将在每天中午12:00和晚上00:00对已发文的跳转链接进行粘贴,大家到时可以直接通过本帖快速跳转到原文。

最后,非常感谢各位太太的参与!辛苦了!

大家吃粮愉快!


揽月入怀

●神明赤×四信徒【已黑化】

●班长忙着谈恋爱,OOC警告

●魔改小众版all赤,友情组姐妹退散






降谷零


      黑皮白衣神父将额头死死抵在神座下,却汲取不到丝毫的温度。


     “神明大人,为什么不能为我留下来?”他神情虔诚而绝望,似若陷入深海般宁静而窒息。


      神明毫无欲求的冷眼旁观,淡漠的神情中没有一丝动摇。


     “那就折断您的双翼,拔掉您的利齿,永远留在我身边吧。”他的侧脸宁静而冷酷,声音冰冷如刀锋。


      他单膝脆地,轻轻捧起白瓷般的脸庞,虔诚地吻了上去,“请和我永远在一起吧”,他一遍一遍请求着, 即便神明赤红流璃般的眼睛没有丝毫动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更加绝望地加深了这个吻。



诸伏景光


     “神明大人,多少吃点吧。”他一身金边绸丝神装,眉眼温软地低声诱哄。


     “不。”神明偏开头,躲开唇边的甜点。


      他眉头皱了一瞬又很快舒展开,笑着开口:“您如果乖乖吃下的话,我说不定会考虑带您出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神明赤瞳转向他,皱着眉说:“此话当真? 诸伏,吾的子民需要庇护,此事不可耽搁。”神明垂下眼,一派悲天悯人。 


        他瞳孔放大了一瞬,面上却不动声色,低声应承着,“只要您乖乖吃光了……”他微微偏了偏眼,眼里暗光一闪而逝。


        神明展了展眉,伸手接过诸伏手中的甜点,在入口的一瞬,他眼神徒然亮了起来,明显加快了进食速度。


      “神明一口一口吃下去了,真好啊。”他笑了一下,低声喟叹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神明舔了舔指尖残留的糖霜,刚想向诸伏伸手。


      “你做了什么!”恐怖的困意席卷而来,几乎侵袭了神明的每一寸理智,他眼神一利,急声质问。


       他却温柔的笑着,站在这囚禁神明的金笼里一派无辜。


        此地终归于寂静,神明陷入安眠。


       他跪伏在神明近旁,轻抚神明安然的脸庞,虔诚地与神明额头紧紧相贴,低声咏叹:

      “伟大的创世神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祂是一切之始,一切的源头……衪是时间,是空间……祂亦是一切之尽头终点……当衪沉睡,宇宙星空将归于混沌……


人类,将在无尽星光照耀下伴随衪永恒……星空永恒……宇宙永恒……人类瑰丽富饶文明亦将永恒……”



荻原研二

       他哼着歌推开门:“神明大人,我来看你了~”

      “呀,神明大人不乖呢。”偏偏他脸上笑眯眯的,看不出半分喜怒。


        神明走向他,懵懂地向笑眯眯的信徒请求:“放我出去,荻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轻巧地抱起自投罗网的小点心,“这可不行呢。”


      “神明大人,您能给我什么恩典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将他的神明轻轻放在神座上,捧起精巧的足,笑着吻了吻,含含糊糊地问:“您的回答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神明犹豫地把手放在他的头顶,他的眼神兴奋起来,“啊,我就当您答应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轻柔地为他的神明戴上锁镣,那颈上的纯黑锁链为雪白的颈更添一份脆弱。


       是啊——脆弱而美丽——他的目光幽深而危险。


       他或轻或重地摩挲着手中的控制器,忽莞尔一笑,手猛一使力。


       看着神明弓起身来,双手无力地抓着“项圈”,缓慢而艰难地呼吸。


       哪怕是这样——   


     “你骗我”,神明赤红的眼里只有纯然的疑惑,仿若他从未改变。


      “不,别这么看我。”荻原紧抿嘴唇,用手遮住神明无辜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“明明是你把我拉入泥沼中,你又怎么能继续高高在上?”


       他轻抚神明颤抖的肩胛骨,“无论用什么下作的手段,你都必须留在我身边,永远——我亲爱的,神明大人。”




松田阵平

       他暴戾地扯着神明的锁链,大步流星地向前走。


       他一脚踹开银白的门,指着伤痕累累的“盗贼”,怒声质问:“你是想靠他逃出去吗!你做梦!”


       他像一头暴怒的狮子,对妄想逃离的猎物疯狂咆哮——又像是色厉内荏的弃犬,凶恶的威胁,掩盖自己摇尾乞怜的欲望。


       神明安静的望着他,一言不发。


       他突然冷静下来。


      “噗嗤——”,尖锐的飞刀忽地穿透了“罪人”的心脏。神明瞳孔骤缩,淡粉的唇全然失了血色。


       他却笑了起来,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。


       得不到,就毁掉。


       他看见神明淡色的唇微微张开,唤他:“松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恍惚,神明说了什么,他已经听不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曾经——他曾无数次听过这句话;后来——连这也成了奢望;现在啊——恍如隔世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的神明,缓缓伸出手。

他的神明正向他走来,他扯出笑容,怀抱他的神明。


      “再叫我一遍”,他的目光紧紧跟随,不知足的一遍遍要求着,直到神明声音嘶哑才恍然停止。


      “明明是你先和我做了约定,那就绝不能失约。”他紧紧抱住神明的纤腰,将表情彻底掩盖。






●降谷零绝望的是神爱世人,而不独垂怜一人。

●诸伏景光悲哀的是神除了爱有求必应,永无止尽地自我牺牲。

●荻原研二窒息的是神永远纯结无辜,高高在上,只有他一人沉沦。

●松田阵平痛苦的是明明是神明先做出约定,却表现地随时可以抽身而去。

“和我一起共赴深渊吧,杂碎”







捏了我个心目中的涉【卧底中.JPG】

场景自己脑补吧,哈哈

葬礼

新手上路,请多担待

极度OOC,厌者退避

此乃if线,避免打脸




       他倦怠地抬起眼皮,烟灰色的眼眸在烟色中明明灭灭。


       他忽地闭上了眼,在这场静穆的枪刑中,不,这个词太残忍了,或许该说是葬礼里,这个“罪犯”有着最高的礼遇。他不被束缚,不被限制,可他却自我禁锢,画地为牢。


       他或许奄奄一息,腐烂如泥,却将背挺得直直得,偏死守着那些骨气。所有人都注视着他,静默得注视着他。


      “嗒嗒嗒——”他走向了他的父亲——那是他的执刑人。他的眼神终于露出了一点光亮,他爱怜地亲吻着枪口,将冰冷的枪口顶在额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他直视他的父亲,这个不苟言笑的警视长第一次打破了雕像般的姿态,他眼里闪过泪光。


       他也好像看见了这个男人难以言喻的痛苦,宽慰地拍拍了他的肩膀,又转而扣住枪环,乳燕归林般扣下扳机。


      “嘭——”鲜红的血迸溅而出,他安然得倒下,嘴角带笑,像是做了一场美梦———六瓣樱花悄然绽放,无脚飞鸟有了人工停泊湾,他们,不,我们,都有光明的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end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罪大恶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功勋盖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是罪人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他是英雄。

BE.英雄罪人·血色的黎明



T:BE美学的“美”到底美在哪里?

感情本来就是昆虫振翅,有时纤细敏感又是炽热浓烈,有人在明艳里烧尽头脑,也有人在坚冰下奋不顾身,BE的美感在于飞蛾扑火烧尽自我也在于永久的思念与痛苦